微粉易(weifenyi.com)

网站标志
商品搜索
李彦宏马化腾同台论辩:人机接口、人体芯片所见不同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8-11-08 23:16:52    文字:【】【】【
摘要: 2018年11月8日,乌镇互联网大会第二天的下午场,高瓴资本开创人张磊与腾讯集团董事局主席马化腾、百度集团董事长李彦宏在企业家顶峰论坛中停止了深度对话。

 

李彦宏马化腾同台论辩:人机接口、人体芯片所见不同丨钛媒体直击乌镇

钛媒体注:2018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召开,腾讯集团董事局主席马化腾与百度集团董事长李彦宏在企业家顶峰论坛中停止了深度对话。这场对话的掌管人是高瓴资本开创人张磊,也让这场对话重量十足。

在李彦宏看来,互联网时期与人工智能时期是两个不同的时期,“过去20年是互联网时期,将来30-50年会是人工智能时期,互联网时期对垂直范畴的影响有限,而在人工智能时期,互联网公司与制造业之间会有更多话题。”

而关于马化腾来说,其更看重根底技术的打破对人工智能、消费以及产业互联网的影响。不久前,马化腾在问答社区知乎平台发布问题“将来10年哪些根底科学打破会影响互联网的科技产业?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交融创新会带来哪些改动?”,被网友称为划时期的“化腾猜测”。

在马化腾看来,从PC到挪动互联网的简单转变,对经济产生了宏大影响,而这可能与根底技术的演进高度相关,“数学会影响人工智能的算法,物理和化学会影响资料学,从功用机到智能机的转变也来自显现技术的改动。而将来电池动力、芯片资料等技术的变化也会深入影响到计算环境的变化。

同时,马化腾还预测,将来10年新一代的人机接口技术会有大的改动,人脑与外部网络的通讯会十分有意义。

不过,就李彦宏的观念来看,其并不希望芯片植入人体或人脑的技术那么早到来,“我更希望计算机科学、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开展与医学、医疗等更多行业分离,对人们的生活质量提升带来更多改动。”

以下是本次对话实录,略经钛媒体编辑:

张磊(掌管人):新的时期给予我们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新的开展机遇。同时,也赋予我们新的历史任务。下面,我们将进入顶峰论坛的顶峰对话环节。在中国谈数字经济,互联网的领头羊BAT就是中国数字经济的重要参与者和推进者。今天我们十分快乐约请到了BAT掌舵人中的两家,我们也准备了应战他们的问题,希望他们可以思想激荡,给我们带来新的聪慧。有请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先生和百度公司开创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先生退场。 

上个月,化腾在网上提了两个问题,一是将来10年哪些根底科学打破会影响互联网的科技产业?二是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交融创新会带来哪些改动?我听说网民做了上万条的答复,我等会儿也很猎奇(想)听一听化腾怎样想的。前几天彦宏也提出来了,要用AI思想取代互联网思想。彦宏你觉得在AI思想下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会发作怎样样的交融?中国数字经济的前景会是怎样样停止演化的?先请彦宏来答复。

李彦宏:我在网上也看到了这个报道,就是Pony提的这个问题,我想他应该对所问的这个问题有过很多考虑。假如从我的角度来对待这个事情的话,我的确以为,互联网时期和人工智能是两个不同的时期。如今很多人经常会把这两个东西混起来谈,以至有人觉得,人工智能是互联网的一个分支,其实我完整不认可这样的观念。我觉得人工智能和互联网是两个不同的时期。过去20年人类社会可能走的是互联网时期,将来大约30年到50年,应该是人们进入了一个人工智能时期,所以这是两个完整不同的时期。

大家觉得,人工智能时期不是也要用互联网吗?这就仿佛说互联网时期不是也要用电吗?但是没有人会觉得,过去20年是一个电力开展的时期。我觉得很多时分这还是有一个质的区别。如今大家经常谈判起的自动驾驶,这是一个十分大的市场,这个里面主要的技术应该是人工智能技术。但是我觉得需求提示的是,自动驾驶这个技术理论上讲能够脱离互联网。也就是说,当你一辆车开到一个没有网的环境下的时分,你还得可以自动驾驶才行。假如说没有网就跑不动了,这是不行的。所以这也是一个例子,就是讲互联网时期和人工智能时期,其实是两个时期。

我方才为什么说过去20年是一个互联网时期,但是将来30年、50年是一个人工智能时期呢?由于我觉得,人工智能时期不只仅会深入地改动、影响我们消费的范畴,也会深入彻底地改动产业、改动To B的范畴。它关于人类社会的影响比互联网对人类社会的影响要愈加深远。 

其实互联网做To B也不是最近一两年才开端的,更早的时分我记得90年代末期,我们在讲电子商务的时分,有To C的电子商务,也有To B的十分火。但是当我们想把互联网的这一套理念搬到各个To B的垂直范畴的时分,我们经常会发现使不上劲儿。觉得原来在做用户产品的那种方式,到了一个垂直行业之后发现道行太深,有太多搞互联网的人搞不分明的东西,了解不了的东西,所以就是觉得有劲儿使不上。 

人工智能时期到来之后,我们再去跟各个产业的人聊天的话,就发现共同言语多了很多。前一段时间我到武钢去,他们带我参观钢厂。我是第一次去真的炼钢厂里面参观,进去之前戴平安帽,前后都戴反了,真是没体验过。但是进去之后发现,用我们人工智能的办法提升效率,能够替代很多东西,大幅度的提升了各个行业的效率,其实很明显能够看到人工智能在里面能够起到的作用是十分大的。但是互联网是我给你接一个IP地址,我让你带宽再宽一些,其实没有直接的作用。 

所以我觉得,从今往后,在人工智能的时期里面,真正要想改动产业的,改动各行各业的,恐怕是一个十分不一样的东西,跟我们过去熟习的互联网是很不一样的。我们需求不时的顺应这样一个新的时期,才有可能抓住相应的时机。

张磊:彦宏,是不是这样了解,假如把互联网比喻为我们人体的神经网络的话,你的意义就是除了神经网络,我们也需求大脑、小脑和末梢神经,都需求?

李彦宏:对,我觉得这个还是挺形象的。我以前老说的一句话就是,互联网是前菜的话,人工智能是主菜,它是影响力更大的一个东西。你这个说法就是说,人工智能相对人体是在一个中枢的位置,但是很多时分需求遍及全身的神经或者毛细血管触达不同的部位。

张磊:而且毛细血管自身也有本能的反响,有它本人的大脑、小脑,和整个聪慧都在这个当中反响出来。

李彦宏:没错,这还是一个很新的范畴,我们要渐渐学习,渐渐顺应。

张磊:你(马化腾)提出了网上的问题,根本上我们叫“划时期的马化腾猜测”。提出来的两个问题,我置信你本人也有很多考虑,请跟我们分享一下你的考虑,你对“化腾猜测”的考虑。

马化腾:我觉得问题主要是来源于我们过去的阅历,从PC互联网到挪动互联网这么一个简单终端的改动,但是却形成一个产业界的严重转型。根本上,我们在讲的互联网,我们90%以上都是讲的挪动互联网,特别是如今在5G推出的前夜,我置信可能这是将来很大的一个转变的根底。

在很多根底方面的方面,比方数理化有关的,数学关于算法,特别是人工智能AI的算法影响是十分大的。物理、化学这些也是对整个资料,包括显现资料的技术,包括我们如今手机的屏幕,和以前传统的功用机年代是完整不一样的,完整是改动了我们整个计算环境。所以这种资料学,包括存储的密度,包括电力贮存的续航才能,都会极大的改动我们整个计算环境,包括我们整个产业界用网络、用AI来介入整个消费和生活的方方面面,影响是极大的。所以我们想,这个根底性研讨的打破,对如何影响到我们所在的消费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我觉得影响是极端严重的。这个事情不会凭空发作,必需要有这些打破,后续的东西才会按步就班的接踵而来,我觉得这是我们很多的考虑。

很多网友也在讨论这个根底性的研讨,我觉得是十分重要的。你去想像一下,将来我们运用的计算环境,可能先到眼镜,到你的视网膜,我们不用看手机。比方我如今你说话的时分,能够在我的眼镜里面显现。将来人机接口再打破的话,可能直接跟你的大脑停止沟通,我们就不用说话了,没有对话。所以在生物方面,关于大脑科学的研讨,一方面大家对人工智能的算法有更多深层次的研讨,另外对人脑之间和将来整个外部的网络,它们之间的互联我觉得是十分有意义的。这些前瞻性的研讨出来,我觉得绝对会大大的改动我们如今运用互联网,运用AI的方式。  

张磊:你的意义就是,下一次的高端对谈我们三个人就坐在这儿,默默地相互看着,双方的企图都曾经了解了,全场人也都看得懂,听得懂你想说什么,全场沉寂,默默的经过人机接口来了解,你觉得这种状况要几年才干完成?   

马化腾:这个很难预测,我们将来肯定在新的人机接口方面有很多的变化。昨天我也提到了,有5G,再加上AR的技术,加上续航才能也OK,计算才能能处理的话,十年的时间内,比拟有适用性的AR的计算环境,应该是AR、VR的环境会呈现。  

张磊:再加上量子计算,可能十年内还没有一个很好的结果,有一个可初步计算的实力,就是量子计算的十位再延伸到百位,到更高的话,会有更好的结果。 

李彦宏:其实我倒是希望可以植入到人脑或者人的身体的芯片晚一点呈现。否则的话,真的我们三个人坐在这儿,默默的什么都不说,就心照不宣,我觉得还是挺无聊的。更希望是计算机科学的开展,AI的开展和生物、医学这些科学的开展,它们的交集,我更等待着在新药的研发,在人类寿命的延长,或者人的生活质量的提升这些方面可以有大的改动。而且我觉得,这一块其实是大有可为的。   

张磊:化腾和彦宏取得了很多的大奖,很多角度都是从根底科学的范畴。我如今很猎奇,大家关于数字经济、人工智能和我们的将来做了很多的畅想。关于两位怎样把它变成你公司的战略,你们是怎样思索的?

李彦宏:我方才讲的,我们从互联网时期在向人工智能时期转变,但是进入一个新的时期,一定要有一个新的思想,有一个新的战略。一方面从挪动的角度来讲,我也觉得依然有很多创新的空间,固然如今曾经影响力十分大了,将来还会有增长。但是更重要的是,人工智能会带来很多新的时机。 

关于百度来说,一方面我们希望构建一个相比照较根底的平台,我们叫做“百度大脑”。它把人工智能的一些根底的设备、根底的才能,比方说深度学习的框架以及一些常用的应用技术,比方语音辨认的技术、图像辨认的技术、自然言语了解的技术,这些技术做出来。同时开放,让大家自在的运用。

在应用层面有两个场景我们是比拟看好的,一个是智能的家庭,一个是智能的交通,也包括无人驾驶。智能家庭这一块儿我觉得是一个大的时机,最主要还是由于人工智能的发作和开展今天到了一个节点,就是人机交互的形式是能够从原来的鼠标、键盘再转向触摸屏,这是PC到挪动互联网的转换;再从触摸屏转换到语音的这种对话。

过去假如你说什么,计算机是听不懂,所以做不到。今天我们大家假如去运用一些智能音箱的话,每过一两个礼拜,它都比以前更聪明一些,你说的话过去它听不懂,如今渐渐就听懂了。而人的言语交互我觉得门槛是很低的,这些靠PC生长起来的人,最初觉得键盘是最自然的人机交互的方式。等到智能手机出来之后,觉得触摸屏太难用了,手指头点基本就点不准某一个链接,很费事。可是你看本人的孩子,从三岁开端他就学会用智能手机,用触摸屏,用Pad这些东西,由于触摸,用手指的确比用鼠标、键盘是一个愈加自然的人机交互的方式。

但是今天假如我们用语音、用自然言语,跟触摸屏相比的话,言语就是愈加自然的一种人机交互的方式。由于你能够察看到,三岁的孩子能够开端学智能手机,但是一岁的孩子他会说话,所以这是一个门槛更低的、愈加便当的人机交互的方式。我觉得将来家庭里面,人们跟各种各样的设备交互,应该是用自然言语来交互,这个是人工智能时期一个很大的特性。

第二就是智能交通、包括无人驾驶。无人驾驶是很多人的幻想,也是一个十分大的市场,有很多的公司,包括OEM的厂商,也包括很多创业的公司都在做无人驾驶相关的技术。与此同时,我们也觉得根底设备,比方公路也要做相应的改造。但是汽车出来之前,路上是跑马的,所以叫马路,跑马的路跟跑汽车的路根底设备是完整不一样的,那时分可能不需求有红绿灯。同样无人驾驶出来之后,路面要做怎样样的改造,这个是要很多智能的技术深化进去的,能够大幅度的提升人们的出行效率。即便不能完整自动驾驶的话,最少能够使得交通拥堵的情况大幅度的改善。所以以上这两个方向,是百度目前从应用的角度来说不断在做的。

马化腾:有一个比喻,相当于过去有电之后,才会有各种各样的电器,包括电脑。如今大家用上了数字化之后,再变成在数字化的根底上,再用AI,在各个行业里面得到应用,但是AI无疑是最终的一个高级的开展形态。刚刚讲到数字经济商业形式的变化,目前先简单的用上电,先把运营形式数字化掉,如今一切的产业还没有迈过那一关,所以我们如今讲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

我们互联网企业希望在这个中央,各行各业可以分离,助力各行各业先完成数字化,这个方面能够做到。下一步在数字化过程当中,看看哪些环节能够拥抱,比方商业形式会不会变成,可能制造业要转成效劳行业,造出来的产品可能不是直接给消费者,是本人来运营,直接提供效劳给消费者,这是行业形式的转变。再下面的过程,在大量数据的过程当中用人工智能接收,以至是代理其中的很多流程,我的判别是这样的一个方式。

关于腾讯来说,我们其实也是寻觅这样的定位,跟Robin,我们也希望在根底的技术研发方面有储藏,有投入,才干说我有这个才能去跟各个产业界协作。 

第二个方面,我觉得要定位好,有大量的工作其实不应该是我们来做,还是要依托产业界为主,盘绕产业界有众多的开发者生态,这是十分重要的。我在想,我们给开发者生态能提供什么东西,提供什么技术,是我们这个平台最应该做的,我们有10个亿的微信平台衔接人和效劳,在这个上面我们曾经开发出了小程序,再加上公众号的体系,在这种体系之下,如何助力产业,这是我们应该考虑的。假如我们不做的话,可能没有人可以做。但是能做的事情,我们就一定要做好,关于我们来说,我们很分明这个定位。有所为,有所不为,是这样一个很重要的定位。   

张磊:两位都提到开放平台,还有生态系统搭建,为中国互联网开展做出了很大的奉献,前一段时间召开了百度世界,腾讯这边的开发者大会,也都做了很多科技的赋能,这样才有时机做所谓的+互联网,+AI,我觉得他们做得特别好。他们在拭目以待,实体经济和传统企业做好本人的活,他们做+互联网,可以更好的表现本人关于产业的赋能,发挥企业和行业的特质。

我们也晓得,才能越大,义务越大,你们两家都是才能很大的企业,整个社会关于你们也有殷切的等待,你们是不同于普通的行业首领,关于社会和公众都有很大的影响力。也想请你们在行业之外谈一谈对社会的义务,关于文化的义务,对公益的义务,关于青年一代的义务,你们都如何对待?   

李彦宏:我觉得我这个人不太愿意经常出来演讲,包括去做宣传。但是我觉得出来演讲和宣传有一个很大的益处,就是可以把我们走过的路跟大家分享一下。 

百度是2000年起步的,Pony比我们略微早一年多的时间,我们赶上了十分好的时分,就是中国互联网从刚开端不到1千万网民,到如今是8亿网民。这十几年、二十年高速度的生长,实践上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时机。但是这20年的生长过程当中,我们到底遇到了什么样的坎儿?我们是怎样处理的?这些东西关于后来者,关于一些新的创业者应该是很有价值的。假如说我们四处去讲,可以给大家在这方面提供一些参考,提供一些过来人的经历的话,我觉得关于大家少走弯路应该是会有协助,这是第一。

第二,固然说是行业以外,但是我还是想讲人工智能的开放平台,应该是关于整个社会经济、生活、文化各个方面都有相当大的影响。这个方面曾经达成共识了,上至政治局常委,下至七八岁的小学生,他们都晓得人工智能重要。可是有几人,有几公司真正有实力去开发一些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谷歌能够、微软能够、腾讯能够、百度能够,但是大多数公司不能够。可是今天有几个公司的老总会说我的公司不需求人工智能?恐怕很少。这样一个矛盾怎样处理?我们就是希望过去积聚的这些技术、这些才能,把它开源开放出来,并且随便地降低门槛。

我给我们内部很多部门在定义他们部门或者业务实力的时分,其实都把降低门槛这个元素放进去了。不论你的技术做得多复杂,你怎样可以把这个门槛降得足够低,让他人上来就能用。假如说什么都不用学,他就能够很便当的用到我们的技术,那我们就算对这个社会做奉献了。这一块儿做了几年了,但是我觉得还是刚刚开端,还是很多工艺很复杂。比方深度学习的框架很复杂,一旦控制了这些技艺,关于你不论从事什么行业,都会有相当大的协助。

张磊:我认识Robin快20年了,有十几年协作的历史。每次讲到这种义务感,像布道者一样,希望一切人,一切的公司都可以用得到人工智能的科技。方才讲的第一点,要总结一下你创业的阅历,我有两点跟在座的企业家分享。   

李彦宏:要讲起来讲不完。 

张磊:主要是自主创新,我们2000年、2001年的时分,谷歌曾经十分庞大了,百度从某种角度来讲,谷歌曾经走在了很前面了,百度不时的做更新,当时提出来,百度更懂中文,在中文搜索引擎上不时的做创新产品,百度晓得、百度贴吧,全是创新性的产品。   

也请化腾跟大家分享一下方才我这个话题,关于社会的义务,关于文化的义务,关于公益的义务,关于青年一代的义务。   

马化腾:大家都在谈互联网的高速开展,但是我们可能会疏忽一些,就是平安问题,以及触及到各种隐私的问题,这个问题可能会越来越严重。这个时分,我们在这方面,互联网的网络平安方面义务是十分大的。腾讯树立了跟平安有关的实验室,探究了很多方面,我们在国内的平安投入是十分重要的。

另外就是个人用户的隐私和个人信息如何维护的问题。大家晓得,最近腾讯股价的问题,很多文章出来了,说腾讯没有幻想,说腾讯不擅长用好数据,不会搞算法,数据没有打通等等。其实我们内部也讨论了很多,最后我们决议,我们技术平台是能够打通的,但是数据平台要做到考证,这一方面,不能套用其他很多家,把数据恣意打通。由于在我们的这个平台里面,任何人之间的通讯、社交行为数据,假如恣意打通的话,我们会愈加的慎重,这是很多平台运营上要很关注的。很多文章会精选出他想影响的受众去看,会带来很多不可想象的问题,这是我们要关注的。

另外就是我们很多场景的运用,在这方面,我们有更多的义务和义务去走在前面。在过去的一两年,我们在青少年维护方面做了大量的研讨,包括网络实名,以及针对某些效劳,针对不同年龄层的用户停止限制,停止引导,做了大量的探究。大家可能都不晓得,我们以至把人脸辨认、AI技术,包括金融级的核实身份技术应用到我们的产品里面去。我们的文娱产品里面,都会引入这样的效劳,这方面当然还有很多路要走。

如今中国互联网平台化越来开展越大,这个平台上产生的危害等等,我觉得是一种新的状况。如何在监管方面,包括媒体、言论,如何可以顺应这种新的变化,这也是十分重要的,这也是我们下一步要做大量工作的。

张磊:我认识化腾十几年了,作为他们的投资者也有十几年了,一个最大的感触就是,Pony关于这个(数据)维护,就像维护本人的家人和孩子一样。有时分跟他约一个饭局,他几天都不回,假如跟他说一个什么技术的话题,他10秒钟就回。方才很快乐,看到你们整个AI金融级的应用,都放到了文娱产品上,包括人脸辨认这些,在文娱产品当中的AI应用是最逼真的,希望你们是最好的AI专家,是青少年维护方面的AI专家。

最后,我想请两位简单的用一句话对我们在座的企业家总结,通知他们在数字经济的时期里面他们应该怎样做拥抱这个经济的大潮。

李彦宏:我觉得首先就是不关键怕。很多人怕新技术、怕人工智能的到来,以至有一些特别可怕的预言,说机器控制人类之类的,没有那么可怕,事实上这个技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怕的状况下,英勇的去拥抱。我们把过去积聚的东西全部都开源开放出来,希望大家英勇的来用,不像你想像得那么难,我们讲这是常识。人工智能要想了解,一个词就能够了解了,就是Common Sense,就是常识。你觉得人能干的,你想想机器能不能干。假如这条路想通了,很多时分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就能够大幅度的提升我们如今工作的效率了。

马化腾:(帮)大家打个广告,如今BAT都开放了产业互联网了,我不晓得大家为什么都遭到了冲击,以前没有特别适宜的词。

李彦宏:To B还是一个英文词,大家觉得还是难以承受的。

马化腾:产业互联网之后,如今人口红利曾经差不多了,剩下根本上在人口的基数上面要开端提升数字化等等。腾讯是不直接接入到商业,我们做好本人的定位,我们都不是叫赋能,赋能还是太高调了,我们叫助手,助理传统行业为主,我们在旁边提供一些工具,提供一些协助,我觉得这是传统产业进入数字化时期最关怀的。做着做着你就把我吃掉了,我觉得这个心态假如换位考虑,我们是十分了解的。所以我们要摆正问题,定位要特别分明。

我们曾经有的消费互联网到达的用户群,将成为产业互联网的一个源泉,它能衔接用户到产业的效劳,我觉得这是我们的优势,我们不只仅只是提供一个技术而已,还提供了大量的人,可以去衔接他们,谢谢!

张磊:感激Pony和Robin的精彩发言,谢谢大家!··agdg  新浪微博粉丝 www.weifenyi.com

浏览 (18)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脚注信息
Copyright - 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微博粉丝网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   粤ICP备 16111054号-1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日 08:30 — 23:00  全国订购及服务热线:400-999-3823  
联系地址:深圳市龙岗区坂田微粉易网络工作室   邮政编码:510500